業務咨詢 0571-81021862
首 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新聞
?
行業新聞

疫情之下民宿的自救與突圍

發布時間:2020-07-16點擊次數:376 打印 字號:TT

面對各種開支壓力之下,“生存”成為民宿行業在 2020 年的頭號主題。

 

新冠肺炎疫情給不少行業帶來沉重打擊,旅游行業首當其沖。彼時的文旅產業受到巨大沖擊,民宿作為其中的一分支,更是夾雜著大量投資者退出與眾多“涼透半邊天”等悲觀聲音。但隨著防疫局勢逐步穩定,迎來疫情防控常態化后的第一個小長假,本地以及周邊游也呈現快速復蘇趨勢,回暖升溫的跡象明顯。如同宕機后的重啟鍵一般,“大傷元氣”的民宿行業能否慢慢走出低谷“滿血復活”?

 

困局下的民宿眾生相

 

疫情發生后,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金融系教授朱武祥面向 995 家中小企業發放了問卷,其中涵蓋了旅游、酒店、民宿行業,結果顯示,34% 的企業只能維持一個月,85% 的企業最多維持三個月。據中國飯店協會調研了全國 28 個省區市 600 多家住宿企業發現,今年前兩個月,住宿企業營業損失超 670 億元,預計全年營收將同比下滑 24%,共計損失在 1300 億元左右。



 

“從春節到現在,這是我從業多年來,休息最長的一個‘假期’。”莫干山某民宿負責人吳先生在接受《中國房地產金融》采訪時感嘆說道。

 

由于受疫情影響,莫干山和全國各地景區一樣,也被按下了“暫停鍵”,令從業者損失慘重。在民宿業深耕多年的吳先生對記者說,每逢春節、清明、五一、國慶等節假日都是民宿銷售的旺季,但今年春節因為疫情變得“慘不忍睹”,所有訂單都免費取消,“我們不僅損失了春節的訂單,還停業近 2 個月,其間持續經營的資金壓力、客源嚴重不足、人才流失、消費者短期內消費信心難以恢復等問題相繼出現,對于整個行業來說是‘傷筋動骨’的,更別提那些租房經營創業者,懷揣著理想與情懷的‘民宿人’了。”

 

無獨有偶,昆明駝峰國際青年旅社的工作人員告訴《中國房地產金融》,“自己熬了三個月,終于等到了‘春天’”。由于疫情期間,門店的有關入境團隊旅游業務受到很大影響,部分觀光旅行受到限制,往年這個時候,例如住宿平臺 Airbnb(愛彼迎)、BooKing(繽客)上的訂單都是爆滿,而如今,就連國內一些原計劃來昆明拍攝婚紗照的旅游住宿人群也紛紛取消訂單。但讓他感到慶幸的是:“清明過后陸續開始有顧客入住,今年五一整體比較不錯,客房的入住率達到 80%,比我們原先預期的要好很多,通過這個假期也讓我們看到了希望。”

 

不可否認,當全國旅游呈現斷崖式下跌,民宿絕不是那個“第一個歸零的行業”。錦上云宿創始人陳卓告訴《中國房地產金融》,民宿有景區民宿、鄉村海島民宿、城市民宿等,不同類型的民宿,各自的屬性也不同,例如,景區民宿所有的變化都依托于景區的流量而變動的,相對比較被動。

 

在陳卓看來,民宿行業其實一直在持續回暖。“所謂的回暖其實就是市場需求量的增加變化。但是在需求量減少的情況下,民宿面臨的競爭就非常激烈。真正考驗民宿運營能力的時候來了。”

 

相比之下,高品質、有品牌效應的民宿會更加容易回暖,隨著復工、復產、復市、復業的有序推進,進入第二季度我國經濟復蘇加速,“慢熱”成中國旅游業界關鍵詞。據文化和旅游部公布數據顯示,“五一小長假”期間,全國共計接待國內游客 1.15 億人次,實現國內旅游收入 475.6 億元。這一數字超過了此前市場預期的 9000萬人次,而且是今年清明小長假游客人數的兩倍多。

 

當談及是否會迎來“報復性增長”時,陳卓坦言,從目前的情況看,今年年內不太可能出現大規模節點性的報復性增長,與徹底控制住的非典存有不同,這次相關專家一直在提倡人們要做好長期抗“疫”的準備。

 

“化凍回暖”般自救

 

一位在廈門曾厝垵投資民宿的朋友對記者說道:“我國超過一半的住宿公司都成立于 5 年以內,成本極高,相比在二三線城市投入民宿,成本相對較低,壓力也輕一些;但如果是在一線城市開酒店,租金更高,壓力會更大。”

 

除此之外,上述投資人表示,前幾年趁著風口投資日本的民宿熱潮也“涼涼”了。“考慮到日本與中國是鄰國,有著豐厚的旅游資源,所以就放心投了幾個日本項目,但是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原定的 2020 年東京奧運會時間被取消了。除此之外,櫻花季也被擱淺,原來客人預訂好的訂單大量被取消。2020 年的海外投資也是‘成色不足’。”

 

一方面是停業無收入,另一方面是房租、員工工資、日常水電卻仍舊支出。頻頻遭遇現金流不足是周圍從業者顯而易見的困難之一。該朋友幽默詼諧地打趣說道:“在還未大面積復工的時候,我在民宿主的朋友圈里除了見到大多民宿低價預售套餐之外,甚至有些都開始‘跨界’轉行賣起了鄉間土特產和代購產品的生意。可謂是‘困境之下謀出路,危機之中尋商機。’”



 

的確,在山西平遙古城、安徽黃山、云南麗江、福建武夷山、浙江杭州、四川成都等地,民宿從業者均遭遇困境。往年春節及寒假收入占民宿全年收入的 15% 到 30%;而今年,即便疫情結束后,市場也可能面臨疲軟,仍需要慢慢“化凍回暖”,損失會占全年收入的 30% 到 50%,對于民宿業主和民宿品牌而言,這種損失都是非常巨大的。因此,在經歷過一段黯淡期之后,民宿主也紛紛開展瘋狂自救。

 

除了一些轉戰新媒體營銷,利用抖音短視頻和朋友圈等社交工具為民宿“帶客”、采用短視頻直播“帶貨”,走社交電商路線賣土特產、伴手禮的,還有的民宿甚至轉型升級業務。不再僅限于短租業務,而是開始嘗試性價比更高的長租業務。另外,據投資人介紹,因為疫情期間,許多商場限制了人流量臨時關閉了,有的民宿主甚至將民宿改造成私人影院、私人廚房、私人影樓、私人桌游吧、私人寵物“招待所”等。

 

“挖掘更豐富的產品體驗來應對激烈的競爭,尤其是疫情期間,利用‘空窗期’做到‘內外兼修’,提升服務能力和應對緊急事件的能力,并通過創新整合線上線下產業資源,設計推出更多優質服務,為市場復蘇做準備。”陳卓指出,要充分發揮公司的運營專業優勢和創新力,讓客人有良好的度假品質保障和更新鮮有意思的度假體驗,這樣才能在激烈的競爭中勝出。

 

政策與資金助推行業發展

 

新冠肺炎疫情給經濟和企業帶來諸多挑戰,國內文旅產業地產及上下游企業陷入經營停滯,面對巨大的物業租金和人員開支壓力之下,“生存”成為行業在 2020 年的頭號主題。值得一提的是,在民宿界想方設法自救的同時,當地政府早已搶先一步,為民宿提供政策與資金支持。



 

3 月 2 日,佛山市就發布了《關于全市公共文體場館和旅游景區有序開放的通知》,引導全市公共文體場館和旅游景區分區分級、有序開放。

 

針對文廣旅體企業存在的資金困局,3 月 4 日,佛山市文化廣電旅游體育局發布《關于印發支持文廣旅體企業復工復產十條措施的通知》。該通知提出、推動一批重點文旅項目早日開工投產,為民宿圈早日復工復產帶來了福音。

 

3 月 27 日,河南省政府新聞辦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通告《河南省旅游條例》(以下簡稱《條例》),經河南省第十三屆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十三次會議表決通過,自 2020年 4 月 1 日起正式施行。《條例》首次明確了“民宿旅游”的法律地位,指出居民可以利用自有住宅或租賃他人住宅開辦民宿,為旅游者提供住宿、餐飲等服務。

 

4 月 14 日,云南省委常委會召開擴大會議,會議審議并原則通過《云南省支持文旅產業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加快轉型發展若干措施》。會議指出,要進一步加大政策扶持力度,有力有序推進文旅產業復工復產。要順應文化旅游消費提質轉型升級新趨勢,積極培育旅游新產品新業態。要大力推進智慧旅游建設,要加大宣傳營銷力度,營造良好的旅游市場環境。加強文旅綜合體建設,掀起新一輪旅游基礎設施和重大項目建設高潮,推動云南文旅產業持續健康發展。

 

浙江省臺州市出臺了《應對疫情影響振興文旅產業發展十一條措施》,編發了《深化“三服務”助企復工暖心行動相關政策匯編》,在上海啟動“追著陽光去臺州”百天千萬游客游臺州活動等。從資金保障、市場營銷、人才支撐、平臺搭建等方面給予文旅企業全方位支持。5 月 9 日,由市文廣旅體局和臺州銀行聯合推出的文旅行業專屬金融產品“文旅貸”,面向全市從事旅游產業的企業、個體工商戶等提供流動資金貸款。

 

“文旅產業的恢復需要政府的支持,但也離不開業主和市場主體主動適應變革,重塑商業模式。”CBRE 世邦魏理仕中國區戰略顧問部主管王笑梅對《中國房地產金融》如是說,并且分別從城市角度和業主的角度進行闡述:“政府可以成立專門負責的管辦,重點關注疫情期間短期受沖擊最大的民營企業,為中小企業搭建平臺,解決資金、人才、市場等問題。”

 

從業主角度,她認為應重新審視自己的資產包,從源頭上控制同質化項目、重復性項目。而從市場主體來講,則應對自己所經營的目的地和項目做深入理性思考,更深地融入“連接”和“數字化”趨勢之中,升級產品植入、活動策劃、IP 產品開發和品牌推廣

 

此外,要考慮重資產特征是不是先決條件,現有盈利模式在應急狀態下能支撐多久?市場主體可以考慮與合作伙伴共同開發,共享利益、共擔風險,也可以嘗試與資本結合,創新投融資模式,開發基于旅游供應鏈場景的融資產品。

 

挺過“危”、走向“機”

 

“如今,國內經過幾個月的努力,使得疫情基本得到控制,但不確定性依然存在。”王笑梅認為,在疫情對經濟的影響中,受影響的需求具有延遲效應。第一階段更多是政企第三方一起合作分析大數據對本地旅游內核 /質量提升的實質建議,找到突破口和新增長點,結合本地的吃住行游購娛等特點開發有本地對策,包括連接關系和可持續的動態模型等。

 

“此階段考慮到可控性強的自駕等方式或將率先恢復,政府可以基于地圖和出行的大數據(旅游來源地)和第三方咨詢服務機構合作為各地有關部門提出定制化的科學‘開園’時間表。” 王笑梅認為,這樣既對經濟恢復有幫助,又科學地考慮了該景點在疫情防控下的實際情況。

 

前期階段同樣重要,在有條件的區域選出試點進行定制方案測試,測試“智慧運營”、“精細化管理”、“內容營銷”等舉措的效果,并在實踐中不斷完善,利于更大范圍推廣。王笑梅指出:“在疫情逐步穩定的過程中,我們建議可以考慮推出熱點區域,做好開工預案以及長遠謀劃,例如周全考慮消毒,體溫紅外監測(智慧化);用物聯網和連接目的地大數據和交通大數據,做到數據提前預警人流量;利用 App 預約制等手段科學分流;安排好后勤人員 / 供貨商的日常監控和安全防護。”

 

中期階段迎來民眾心理和社會物理環境的量化正向復蘇,這一階段應著眼于提出升級后的城市文旅方案。從新經濟、新業態的機會上來講,王笑梅認為醫療、健康類,通信媒體,在線教育,物流等新經濟有新的發展機會。

 

總的來說,無論在線上還是在線下,不同企業乃至行業之間跨界融合的趨勢將更為明顯。從線上來說,在線文旅不僅是眼下文旅行業自救的手段,更有望帶來產業鏈的深刻改變。線上文旅模式可以賦能 B 端,提高效率,以流量、場景、數據為基石,賦能新零售、金融、旅游等相關產業,定制化生產,實現升級。而對于 C 端,線上文旅有助于改善用戶體驗,整合C 端用戶需求,降低客戶服務成本,提高服務質量和效率,增強用戶黏性。比如 OTA 與金融,與第三方服務的跨界,利用數字化賦能制造業。



 

對于疫情中現金流備受挑戰的中小企業,除了檢視資產模式外,王笑梅建議盡快考慮“共享化”分攤成本。壓力之下,文旅產業也有了機會開疆拓土,與原來不相關的產業進行嫁接,比如醫藥健康、線上服務行業等。

 

(文章來源:中國房地產金融)

關 閉
向日葵app下载网址进入18在线观看安卓_向日葵app下载最新下载网址站长统计